工具箱开启 货币政策加力逆周期调节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2:54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应对疫情、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不断加力:运用再贷款再贴现等结构性工具加大定向调控力度、综合运用公开市场操作等货币政策工具释放流动性、引导利率下

   应对疫情、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不断加力:运用再贷款再贴现等结构性工具加大定向调控力度、综合运用公开市场操作等货币政策工具释放流动性、引导利率下行。

   展望未来,业内人士表示,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更为灵活适度,但不会大水漫灌,加强结构性调控和降成本力度仍将是主要着力点:央行将择机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年度动态考核,也将进一步引导LPR下行。

   此外,全面降准、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等也储备在央行政策工具箱中,将视情况择机使用。 疫情发生以来,央行推出一系列结构性工具加大定向调控力度。

   如,设立3000亿元低成本专项再贷款,向主要全国性银行和湖北等10个重点省(市)部分地方法人银行提供资金,采取名单制,精准支持直接参与抗击疫情的企业。

   最近,央行在此基础上增加再贷款再贴现专用额度5000亿元,同时,下调支农、支小再贷款利率个百分点至%。

 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的支农、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工具不是名单制,而是普惠性的,重点用于中小银行加大对中小微企业信贷支持。 央行可以通过利率更加优惠的再贷款、再贴现等工具向部分金融机构投放流动性,并附加一定的机制设计,引导获得资金的金融机构向特定行业和区域投放信贷。 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,抗疫时期更需货币政策精准滴灌,加强结构性调控效果更佳。

   在定向调控的同时,央行也在引导整体市场利率和贷款利率下行。 货币政策降成本力度不断加大。

   2月,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和中期借贷便利(MLF)操作中标利率先后均下降10个基点,2月20日1年期和5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也分别下降10个和5个基点,带动市场整体利率下行。

   2月24日至28日当周,Shibor隔夜、7天和14天较此前一周分别下行1个基点、5个基点和3个基点至%、%和%,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   货币政策还将如何发力?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上周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,下一步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灵活适度,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。

   通过稳预期、扩总量、分类抓、重展期、创工具、抓落实,为抗击疫情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货币政策支持,尽可能降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,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。

   展望未来,业内人士表示,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还将适度增强,并还将主要体现为加强结构性调控和降成本力度。 在结构性货币政策方面,根据央行人士最近的多次表态,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将择机进行年度动态调整,更多达标银行有望享受优惠政策支持。

   王一峰表示,进一步优化三档两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框架,通过更为优惠的存款准备金率,更大幅度的定向降准,可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

   中信固收研报预计,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预计释放资金规模在3000亿元至5000亿元。

   与此同时,其他结构性政策也将继续优化。

   增加再贷款再贴现的额度,分类引导各类银行对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发放优惠利率贷款。 刘国强表示。 中国银行研究院也发布研究报告称,应更加注重发挥定向工具作用,通过PSL等方式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、民营企业中长期融资、助力其复工复产。

   而在降成本方面,央行仍将用市场化的手段继续引导贷款利率继续下行。 LPR推开以后,利率下行的趋势比较明显,不仅LPR本身在下行,而且带动了整个金融市场,包括信贷利率都在下行。

   目前来看,下行还有一定的空间,我们下一阶段要通过改善体制机制,把市场利率还存在的下降空间给挖掘出来。

   刘国强说。 王一峰预计,MLF利率、LPR报价全年仍存在15-20个基点下调空间,全年料前快后慢,1年期LPR下调幅度将高于5年期LPR。 部分业内人士还认为,为了助推银行体系资金成本下行、进而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行,全面降准也将是可能的选项。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判断,继年初实施一次个百分点的全面降准后,今年上半年央行还可能再度实施一次全面降准,全年降准次数有望达到3次,降准幅度有可能达到至个百分点。

   目前金融机构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%,在过去两年系统性金融风险得到缓释和化解的背景下,存在进一步下调的空间。 在当前商业银行存款增速持续低于贷款增速、整体贷存比高企的背景下,择机实施全面降准能有效提升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能力。 他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说。

   针对存款基准利率,刘国强表示,存款基准利率是我国利率体系的压舱石,将长期保留。

   未来人民银行将按照国务院部署,综合考虑经济增长、物价水平等基本面情况,适时适度进行调整。 这一表态直接带动近期市场对调整存款基准利率的讨论升温。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表示,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必要性是存在的。

   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可直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。 与此同时,有助于引导储蓄存款进一步流向资本市场,也能起到稳定金融市场的作用。 但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也是把双刃剑,利率走低可能推动储蓄率下降,加剧存款分流。 他表示,对中小银行而言,更重要的是帮助拓宽负债渠道,丰富负债来源,并允许采取更有弹性的存款利率浮动空间。

   王青表示,目前影响存款基准利率下调的一个主要考虑是通胀水平,不过降息引发全面通胀的风险较小。

   综合考虑宏观经济降成本、控通胀及防风险等因素,我们认为当前存款基准利率仅存在个百分点的小幅下调空间,而且上半年实施下调的可能性很小。 这意味着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会储备在央行的政策工具箱里,但短期内不一定动用。 他说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